来翻翻百度的老底:当年你是怎么赢的谷歌
首页 / 频道 / 显示主题:来翻翻百度的老底:当年你是怎么赢的谷歌

来翻翻百度的老底:当年你是怎么赢的谷歌


时间:2018年08月13日 08:52:07点击:1313类别:资讯分享

最近谷歌要重返中国的消息越来越密集,这让百度李彦宏终于坐不住了,他在朋友圈发了一篇东西,被疯传。我读了一下,大致意思是——来嘛,我百度当年就赢过你,现在不怕再赢你一次。

百度当年有没有赢谷歌?确实是赢了,李彦宏没瞎说。但怎么赢的?具体手段和过程是什么?

他没讲。我来告诉你。

很多年轻一点的朋友不太清楚中国互联网的这段历史。我从2000年代初就开始用Google了,当然那时候不能叫“谷歌进入中国”,而是我们连到美国的Google不存在任何障碍。直到2010年,当中有足足十年的时间Google是和百度同台竞技的,百度确实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上完胜了谷歌。

但百度当年赢谷歌靠并不是技术有多牛逼,搜索结果有多精确,这些东西上百度从来和谷歌不在一个级别,稍微做点严肃的工作或是学术研究就知道上百度搜东西是纯扯淡。百度当年能在中国战胜谷歌,靠的是一个叫“百度mp3下载”的功能。

用这个mp3功能可以搜到当时几乎所有的华语歌和粤语歌的下载链接,包括所有新出的专辑。当然,这些下载链接都是盗版的。没有音乐发行商授权允许过,但百度硬是就这么干了。

2005年的时候的下载网速大概只有几十k一秒,还不足以支持视频网站开花,但上网听歌却已经是网民的强需求。

其实每个人都知道MP3搜索肯定有很大流量,但做还是不做,对于一家网络企业来说可以有多种选择,谷歌也不是不知道做mp3有巨额流量,但是人家毕竟是体面的公司,做不出这种直接贴盗版下载链接的事情。

但百度就没那么多顾及,你搜一个歌,他把所有的盗版链接都整理好了给你下。

全球几大唱片公司认为百度导致了他们利益上的重大损失,于是联合将其起诉,以阻止其提供未授权音乐下载的链接。但是,百度为自己辩护称,盗版的又不是我们,我们只提供链接而已。

虽然后来打官司的时候,中国法院并不支持百度这个说法,但不要紧,流量已经有了,就算败诉赔点,又能有几个钱。做大了甚至被盗版的人最后还要求着和百度合作。

然后呢?流量飞升,几乎所有网民都开始用百度下歌。MP3搜索流量巨大,成为仅次于常规网页搜索的第二大搜索。从此百度的市场占有率一跃而上,Google节节败退。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mp3盗版功能,造就了百度这个今天市值千亿的帝国。这就是百度战胜谷歌的不传之秘。

这可以说是百度早期最大的原罪之一,罪恶程度虽然和后来的医疗竞价不能相提并论,但也是靠扎扎实实的侵犯知识产权而赚来的第一桶金。

这种不干不净的“胜利”居然被李彦宏能这样堂而皇之的拿来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可见这个公司的价值观,不是现在才有严重的问题,而是从十几年前就已经走歪了。

然而,百度也不是脸皮厚到了完全肆无忌惮的地步,它还是有所顾忌的,最主要的是害怕被国外的唱片公司指控。

作为一个美国上市公司,百度知道如果陷入这种知产诉讼会在美国给自己带来什么后果,因此,百度就自作聪明地在MP3搜索上做了一个小伎俩,使得只有中国的用户才能正常使用百度的MP3搜索。

为了证实这个说法,当时有人做过一个简单的试验进行验证:

先以正常方式在百度的MP3上搜索一首英文歌曲,则百度搜索出1,460个结果:

然后在IE里设置一个国外的代理服务器,使得你的IP地址变成国外的IP地址,这时候再上百度搜索一下这首歌,你会发现搜索不到任何歌曲:

这就是百度对待音乐知识产权的态度!面对国内唱片公司的指控毫不在乎,而对待洋人却企图使用这种伎俩蒙混过关。

做为一家和谷歌对标的公司,居然是靠这样明知故犯地侵犯音乐人的版权起家的,今天真是难以想象。中国人今天得到川普“知识产权窃贼”的指责,像百度这样的企业在历史上的所作所为功不可没。

Google后来也试图想靠mp3扳回局面,拉了索尼BMG音乐娱乐公司,EMI集团,环球音乐和华纳音乐集团想搞正版音乐授权,信心满满的认为,只要提供服务将高品质的正版音乐下载,并且保护消费者远离病毒和质量较差的录音,一定可以打败百度。

但事实给个Google一个无情的大耳瓜子。中国的普通网民并不在乎版权,也并不注重音乐码率是否无损,甚至不介意小网站满地病毒和木马。

他们在意且只在意的就两个字,免费。

到这里已经没法玩了,你不可能战胜百度——这样一个音乐的来源是零成本的对手。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的统计,当时中国99%的网上音乐下载都是非法的。

可以说,从04,05年开始的mp3下载狂潮重创了中国原创音乐,一直到今天都没缓过气来。

不信?你去看看这几年有什么好歌吗?

像“遇见”、“可惜不是你”、“勇气”这种传播级别的,这两年有吗?举几个看看?

光03,04,05年就出了多少好歌?你今天开个电台听听,大比例放的还是那个年代的梁静茹和周杰伦。

今天中国歌手成堆,供给过剩,但好音乐却近乎枯竭,所以打开各种选秀永远都是各种翻唱,老歌翻来覆去的唱。慢歌改快唱,快歌改慢唱,可悲至极。

根源就在于以百度为代表的音乐盗版网站,用饮鸩止渴的方式满足了当时需要音乐的贪婪网民,却把原来基于磁带和CD的音乐生态彻底摧毁了。

中国音乐的盈利模式就这么被毁了差不多10年,一直到最近几年因为有了移动支付才慢慢重建起来。

以后的下一代音乐人会不会有足够的激励继续写出好歌,我不知道,但已经失去的十年,这个锅要扣到百度头上。

是你用透支中国音乐工业十年的方式为自己汲取了崛起的流量,就像灭霸一样,一个响指间消灭了一代人的好歌,Well Done。

这就是为什么我特别讨厌今日头条系,OFO,拼多多这类野蛮生长型互联网公司的原因,百度带了个先作恶再洗白的坏头,从此中国互联网走向了无限讨好屌丝的不归路,网民被训练的只认便宜和免费,而越发不在乎日益劣化的体验和对未来的透支。

如果你稍微对比过谷歌和百度的搜索结果,一定会同意我的看法。就在下午,一个群里的朋友做了一个实验,在谷歌和百度上分别搜索“雪白”为关键词的图片:

有句话说的很妙:谷歌给你你想要的,百度给你它想给你的。

这种屌丝化的倾向,恰恰是百度当年战胜谷歌的秘诀,也是中国互联网最可悲的魔咒。百度作为“最懂中国人”的搜索,从一开始就精准的把目光投向最低端,最低智商,最好忽悠,同时也是最广大的人群。

比如去收购Hao123这种只有大叔大妈才懂得用的互联网入口,比如去穷逼上网扎堆的网吧进行地推,这些手段奠定了百度在三四线城市,低学历人口中不可动摇的地位。这些人在若干年后,成为百度医疗推广收割的最主力一波韭菜,你不得不佩服百度对中国网民的洞悉和把握。

我记得李彦宏还说过,这些年来,百度一直被认为是占了Google退出中国的便宜,百度无法证明一件没有发生的事情。

真的是一件“没有发生”的事情吗?

最早从2004年开始Google在中国的访问就趋于不稳定,什么原因大家心知肚明,许多人就是因为Google的不稳定才弃用的。

在2010年正式退出中国之前,谷歌在这片土地上早已经不是一个能正常使用和倚赖的网站了,这难道不是你百度的“政策红利”?2010年4月,谷歌刚一退出,百度的净利立马增长近1.6倍,这难道不是你百度的“政策红利”?

谷歌才有风声说要回中国,百度股价在8月1日下跌近10%,这叫不相关?看来李彦宏对行业的认知还不如股民。

百度三大原罪,盗版mp3,人血馒头,还有一个最大的就是这个不可说的东西了,就冲你国难财吃到爆炸,广告收入节节攀升。谁都能说和谷歌走不走和自己的发展无关,唯独你百度不能。

就算谷歌当年离开和百度无关,但百度之后的躺赚,懈怠,绝对和谷歌离开有关。要是有一个竞争者在边上,后来的百度绝不敢把人血馒头吃到这个地步。

@JD狗厂坊间八卦:

Google首页,有一个“手气不错”或者英文的“I’m Feeling Lucky”按钮,这个按钮挺有意思。

点击这个按钮进行搜索,到达的将是Google网页搜索页面的第一个网站。当在搜索结果页面排名第一的网站改变时,通过这个按钮到达的网站也会随着改变。

也就是说,如果你在搜索框中输入“京东”,然后你点击手气不错按钮进行搜索,将会直接到达京东主页,你搜索百度,也将直接到达百度主页,这样,你就可以直接到达自己的搜索结果,而不用去看搜索页那么多垃圾广告。

1. 目前,也似乎只有Google敢做这个功能,因为Google相信,做对的事情,自然而然会吸引用户黏度。而其他搜索引擎,由于售卖关键字的缘故,前几页会有大量垃圾广告,常常想要找到的内容会出现在第一页之后。

2. 这个按钮相当于直达车功能,会导致错过很多广告收入,导致Google每年损失几亿多美金,可是他们一直保留着这个功能。李开复在任大中华区总裁时,曾建议在中国去掉这个功能,但是一直被劝阻,因为Google觉得这个按钮很可爱,有历史,符合公司文化,可以做成T-shirt。

3. 这个按钮其实也说明,Google对自己提供的搜索链接有信心。以用户需求为向导,而不是只看重收入、利润。

伟大的公司为什么伟大?就是因为他们在巨额利益面前,还能保持克制,不因贪婪而容忍作恶。


作者: 肥肥猫的小酒馆

楼主低端人口9527

喜欢:(1313)  回复:(1)

0

以下为回复内容


读后有收获可以添加作者微信共同交流
打赏作者

1#楼的低端人口95272018年08月13日 17:59:33回复道:

1
陆平下班经过门岗室,被里头的大爷喊住:“陆平陆平,有你封信。”
陆平疑惑,信?接过来一看,信封上果然写着他们食品厂,和她自个儿名字。陆平心里不知怎地就扑棱了两下——初恋的?记得他字迹也跟信封上这般潦草。
迫不及待撕开信封,手指挪到右下角,发现还有串儿数字,却是季理的手机号。陆平这才想说自己傻,就算初恋寄丝巾也不会用平信啊!左右是自己心思长歪了。
上个月初恋出差经过这里,七绕八拐要到陆平电话,说临时组织了个同学聚会,请她一起去。陆平听说过他们一班里毕业的,现在就数初恋混得最好,开了家规模挺大的羊毛衫厂,正筹备弄丝绸厂。
当初她和初恋也是情投意合的,无奈他家里死活不同意,说八字属相都不合。陆平看着像没脾气的软柿子,心里实则傲气大发了,说断,转过头就断了。
后来陆平想想也是白傲气,嫁的老公现在开出租车,自己一直窝在这家小食品厂做质保员,身上背了不少债……生活就像穿行在一条幽暗的隧道里,紧赶慢赶地走,还是久久看不到头。
陆平自然没去那聚会,找借口推脱了——任谁在巨大的悬殊面前也难抬起头。
初恋走前又来了电话,说少不了常来出差,下次再聚;最后客气地要去了地址,说要寄些6A级的好东西给她们几个女同学分分,“爱马仕那样的牌子就用6A级。”初恋补充说。陆平听不懂,但不给倒显得自己不大方,人也不是独独给她一个寄。
等地址给出去,心里真生出了一点盼望来,只是……一直还没收到。
陆平手上的信封里躺着张发票,抬头是“陈师傅私房牛肉面机场店”,下面蓝色的小字和超市收银条上差不多,淡淡地印着:牛肉面,数量一,价格七十。发票日期昨天。
昨天?昨天季理三十岁生日,按风俗算大生日,该隆重点过。但他们能怎么隆重法?也就季理歇了一天没出车,早上先大老远接了他父母,下午把陆平父母接来,买菜下厨忙上一桌子凑了个圆儿。
那这张发票到底怎么回事呢?陆平手里拎着两袋厂里领回来的过期小餐包,边走边琢磨。
季理昨天有“不在场证明”,难不成外面有花花肠子?一个女人吃面给季理庆生,并且知道自己上班的地方,发票寄来算示威?
陆平自己先摇头笑了,韩剧看多中毒了吧?怎么可能!谁真眼瞎了稀罕上这货,领走好了。
也省了隔阵儿就被气上一顿。
上回初恋走后,她们几个女同学悄悄八卦过,总结说钱就是人的气场,说初恋如今看起来得体大气得很。她们还打趣陆平——
“要当初没分,你也可大不一样了。”
“我们帮你问了,人说真觉得对不起你。”
“看那表情,估计心里还惦记你呢!”
……
陆平听听心里就长出了层细毛。
2
“三十而立!”昨晚上,季理喝着酒就突然有了醉意,握着酒杯站起身来。桌上四个老人,尤其季理父母的面上马上挂不大住。
三十而立没错,可季理立什么了?从前好歹是有“单位”的人,还是名头响亮、多少人削尖脑袋想进去的老牌国企,如今却满街开出租拉客。
“早点考虑考虑,把孩子生了吧。”季理父母说,但态度不强硬,甚至软软地带着一丝小心。要是他们真狠劲催,陆平有一百句话等着往回顶——不是她不想生,是眼下的条件没法儿生,她也往三十岁奔的人,她不急吗?但她敢急吗?
可季理父母都那样说话了,陆平不能再不懂事,只得埋头吃菜假装没听见。
那年和初恋掰了后,经人介绍认识了季理,就是看中他有大学文凭,工作单位好,说起来体面。季理大陆平两岁,约会时不像别人花前月下柔声细语,他喜欢谈论点国事时政,不经意间一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模样,让中专毕业的陆平醉心不已。
本以为走了运,攀着了根高枝儿,谁晓得应了那句“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词语不那么对,但依陆平的水平也只想到这个,反正就是差别大了跌人眼镜。
季理能说会道见多识广,无奈情商低进尘埃,又愤青性格,犄角旮旯的事都轮到他看不惯:这个爱磨洋工,那个是马屁精,老总有什么了不起?眼光陈旧,思想迂腐,明哲保身……自然人缘就不是一般地差。
上班好几年,一起进去的陆续加薪升职,就他还原地踏步,脸上到底无光,再不肯和人“同流合污”,说要换去外企。兴致勃勃找了家上了三个月班,最后一天收到不续签合同通知:“不适应本企业文化,建议不转正录用。”
陆平就知道还是他那张嘴的事,说:“你去菜场寻个摊位卖猪肉得了,有不满不痛快你对着猪肉讲,把猪肉讲飞起来也没人管你。要不,咱早点离了拉倒。”
当然最后她并没和季理离,念一日夫妻百日恩;也没真让季理去卖猪肉,菜场里摆个肉摊容易?那还得找人呢!
好在季理有张驾照,便拿出几年积蓄,娘家婆家四处借借凑凑给办了个营运车牌。季理这才开辟出了一块自己人生自己做主的新天地——和乘客谈新闻说热点骂腐败。还真不少人爱听,有附和有共鸣。
季理真真实实找到了存在感。
陆平却多少有不甘和委屈。哪个女人没点虚荣心?从前捧铁饭碗的,现在沦落到开出租车,落差在那里摆着。但风吹雨打从此是免了去——开上出租车后,碰上下雨落雪,季理必定连接带送,“别的本事没,干了这行当还能委屈你踩水上下班?”
陆平也就罢了,闭着眼睛往前过吧。
昨晚过生日本是高兴的事,但又提到了生孩子,陆平前面忍下去,隔一夜心里的毛却又长高一层:如果当初和初恋没分,孩子是不是好几岁了?
3
季理昨晚喝多了酒,今早才把两头老人分别送了回去,这一耽误就到了小中午。
前天跑机场时折去一碗天价面,昨天一天忙生日没出车,季理今天拖晚了些,拉客拉到快十二点才回了家。
这车跑到现在差不多小两年,比起从前上班的日子,自由顺气多了。只是要说收入,还是差些。办营运车证时空了不老少外债,陆平坚持等还清再要孩子。
他理解,这女人跟着他不容易。他记得当年还在那家老牌木业公司上班时,同事嘀咕得最多的就是:“啥样的女人会看上他?”
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季理知道自己是另一种百无一用的人,这么多年哪哪儿也没混好。但有些脾性,就像墨汁融进水里那般,早渗进了他骨子里,无论如何没改掉:闭上嘴巴心里不爽,心里爽了别人不爽……
昨晚季理说“三十而立”时,第一次心有戚戚,但想得也不复杂:往后多拼点,拉客时间延长点,他想早点还完债,想让陆平心思轻些。他还想早点要个孩子,让家成个圆,成个三角,都行。
进了家门,季理匆忙洗漱完,倒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的早餐照例是陆平从厂里领回来的过期小餐包,也没真过期,只是日期不那么新鲜,但厂里免费领的,季理陆平都不挑剔。
才坐下来,陆平呼一下拍过来张窄纸条儿,“这什么呀?”
季理一看,想起机场吃面那事来,“咦,还真给寄来了?”
那天季理赶着傍晚的点儿拉了个客人去机场,一路堵得自己低血糖都犯了。到了机场,急急慌慌地看见家店要了碗牛肉面,结果收他七十块。那才多大碗面?青花瓷边的碗看起来是大,汤白葱青,几片牛肉码得也整齐好看,可几筷子一挑,就见了底。
季理心疼得连面汤都端起来喝光了——拉低每口均价。
吃完他找收银员要发票,“对不起先生,我们今天发票机出了故障,您可以明天来。”
“你这儿一碗面,统共几筷子要卖七十,就这经营之道,明天店在不在还另说。”
“我们机场里的店都这样。”收银员不以为意地笑笑。
季理想,你们机场多高级的地方似的,这与有荣焉的自豪感哪来的?谁给的?
“我现在就需要。”
“对不起先生,今天确实打不出来,先生是急着报销用吗?您可以留下单位地址,我们明天寄给你。”
季理那天给这话结结实实地噎住了。
欺负他看起来像没单位给报销的人?他脸上写了“开出租干个体”?再看收银员明着礼貌,暗里一副看戏的神气,季理就要了笔,唰唰留了自己的手机号,写下了陆平单位的地址——还能给看扁?
……
陆平听季理讲着讲着,脑袋就胀成了一团浆糊,胸口闷闷地钝痛。
她也说不上为什么痛——就连昨天猜测是不是季理搞外遇时也没痛——但又觉得哪哪儿都让她痛。
陆平一下找不着发难的点,嘴巴却抢先绕过脑袋:“我连两块的空调车都不舍得坐,腿站麻了也要等那一块的来;你出去吃碗面七十,我天天早饭吃这噎死人的……”说着,陆平就真感觉嗓子眼儿被面包屑给卡住了一般,她把盘子里的三个小餐包拿起来扔出老远。
季理讪讪捡回在地板上滴溜滚着的面包,“我不是也没料着一碗面那么贵么,所以才找他们要发票,想和他们理论来着。”
“我是光为那碗面吗?!”陆平心里的钝痛被“理论”两个字刺激得变成子弹射穿的痛,她站起身旋风般冲出门。这一连串都什么事儿?这男人这样到底要到哪天才有长进!理论理论,他这辈子都要毁在“理论”上了!
不,是她这辈子!
季理捏着餐包看着冲出门的陆平目瞪口呆,再看眼桌上那张发票,直想抽自己一嘴巴:以后谁再跑机场线就他妈是孙子!
4
陆平白天上班恍惚了一天,脑子里老无端跳出初恋的影子来。
当初分手虽说是他家里阻拦的缘故,但最后也不算好聚好散——初恋的挽留只虚弱地停留在嘴上,没给承诺没说以后……所以陆平才忿忿转身。
如今自然是不恨了——恨人需要精力,而陆平的精力被生活这张细砂纸磨得所剩无几。和恨一起流失的,还有关于他的记忆,以及具体模样。
早上突如其来的火、痛、失望、无奈,昨天传达室拿信时一闪而过的瞬间,上周的电话,最终没去的饭约,6A级丝巾,同学的调侃……它们顺次在陆平脑子里推进、舒展、盘旋,最后衬托出一个模模糊糊的他来,定格在脑中央。
那个模糊的他跟着她下班穿过门岗,走进了路边的东北菜馆——陆平不知脚怎么迈进去的,反正她今天就想给自个儿开开荤,喝点酒,吃点烧烤,她还豪爽地叫来了一盘儿小龙虾。
烧龙虾的锅就支在店门旁侧,老板肩头上搭着毛巾,烧烤架和龙虾锅两头顾,忙得不亦乐乎。边上鼓风机呼呼地吹,一台收音机正放着十年前的老歌:“我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这歌大街小巷流行时,她和季理正谈着。陆平常常想,就是刚受过和初恋那场伤,太急着想找个合适的人结婚,所以没多留些时间给自己——多和人打听几句,多互相了解几个月也好啊。
那时是觉得季理有点轴,但轴得一身正气,说话掷地有声有理有据。哪像初恋,什么年代了还被家里拿八字属相说事!季理就是被这么对比着,显得高大起来的。
凭心说,季理是个好人,黑白分明行得正坐得端,从不肯占人半分便宜,有要他帮忙的地方,自己吃亏也要帮。
可就这样一个人,你让他去菜场买根葱,他可能买不回来——说话间不注意就把摊主给得罪了,人家就不卖他。
结婚这些年,陆平碰到和他出门,心恨不得提手上,总担心他那张嘴又闯出什么祸来。
就说机场吃面这事,七十块,她怨是怨的,但还不至于真跳脚当泼妇,再说他也不是天天吃。但她一听“理论”就来火,也许他没去瞎理论,没说“店明天未必在”这种话,人家早把发票顺顺当当开给他了也说不定。
他就该改名叫季不理!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他这辈子是高不上去了。她陆平也是,谁让他们是串在一条绳上的蚂蚱。
都说找男人要运气,可能自己运气真不好吧。<mark></mark>
5
《心太软》的音乐慢慢弱了下去,换成了磁性男音播报路况:“刚接到热心听众电话,人民桥南堍路段发生一起……”
老板翻勺儿的声音盖过了广播声,陆平目光散散地落在咕噜翻泡儿的龙虾锅里。
“……已造成路面严重拥堵,请广大司机朋友选择绕行。”
要不要趁现在还没孩子离了呢?离了比现在日子灰扑扑、波澜不惊地往前淌着强吧?离了的话,和初恋还会有机会吗?
陆平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把目光从龙虾锅里收回来。从前自然是蹦出过无数次离婚这念头的,但都没刚刚强烈。最不一样的,是她自说自话在她和初恋之间重搭了根线。
这多么荒谬!初恋自始至终不就说过一次寄丝巾吗?同学的调侃只是调侃啊,人家没家庭?从前八字属相不合现在就合了?
陆平真的惭愧起来。
一首没听过的音乐过后,磁性男音又回来了:“据记者现场发回的报道,人民桥南堍路段的车祸中,一辆牌照为苏E12967的黑色小桑被大客车撞至中间隔离护栏,司机现已送往医院……”
陆平手腕一软,半根没啃完的脆骨啪一下落到桌上:季理的车牌儿号就是12967!
“老板,刚才收音机里报的车牌号是12967吧,还是G67?”陆平的声音像小脚踩在埋了地雷的路上,一个音小心地压着一个音。
“哪个真注意听?就开着听个响儿听个热闹。”
蹲边上刷龙虾的老板娘狠狠剜老板一眼,抬头找着同盟似的对陆平说:“闹哄哄吵死人,死性子改不掉。”
陆平听这话耳熟,但一个僵硬的笑容也挤不出来,她伸手去包里掏手机,抖抖索索地拨号儿。
一遍没人接,两遍还是没人接,陆平一下发了慌,再开口,那音儿已经像漏了风的破油布:“老板你刚听这是交通台吗?热线电话多少?”
“104.8,69151048,天天听他们报呢。”
陆平一遍遍打热线电话,死活接不进去;再往回拨季理手机,竟然通了,那头季理正呼哧呼哧喘着气儿,“老婆……”
“你在哪儿?你没事吧?”陆平双臂夹在胸前,两只手紧抱着手机贴在耳朵上。
“我能有什么事儿?”季理犹自喘气,“在你妈这儿,才把老太从医院拉回来刚背上楼去。手机没处搁,丢车里了。”
陆平一愣,对啊,今天周五,是老太太去医院透析的日子。
这两年陆平她妈肾毛病严重,一周要去两次医院,都是季理来回跑腿儿,楼上楼下地背。
一回大热天地挪到六楼,一身衣服汗得只剩中间一条缝儿,陆平一个“谢”字才出口,季理说:“我现在干这行当,就有时间自由的好,少拉几回客少挣点钱的事。”陆平当即把第二个“谢”咽了回去——非加那句“少挣点钱”干吗呢?
话是没错,可听起来就是让人心里刺刺的不舒服,而季理浑然不觉。
但他确实就这张嘴不好,其他还有什么大毛病呢?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老太太生病这两年,跑医院、按摩、拿药,哪样不是季理在做?光念他这些年亲儿子似的对老头老太好,也不该嫌他窝囊,不该……再把别人拿出来和他比啊。
当年结婚时他被比较着高大起来,难不成现在再给比着矮下去?天下平凡夫妻不见得个个都如意,她陆平也不是人尖上的人,还能都给她图全了不成?
陆平脑子清醒下来,那个模糊的人在刚才的紧张担心和冷汗涔涔中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老婆,你气消了没?老太太家边上那家肉汤团店又开张了,我晚上收车前去买点,给你明天当早饭。”
真是个呆子!陆平湿了眼眶,“我在食品厂边上的东北菜馆,站台边上那家,点了小龙虾,等你来吃。”
“为……为啥啊?你还生气呢?不是要和我吃散伙饭吧?”季理结巴起来。
陆平喉咙口又一酸,话没说出口,季理已经在那头喊上了:“啊呀,我操,交警啥时候给我贴了张条儿!”
陆平想,这又要忙着找交警申诉理论去了,“老板,龙虾给我打包吧。”




也回复一个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