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婆媳关系
首页 / 频道 / 显示主题:再谈婆媳关系

再谈婆媳关系


时间:2020年09月03日 11:53:31点击:40类别:生活感悟

        妻子的情绪
从住在7号楼的朋友家地下车库出来,我这才发觉外面下着大雨。夜里视野范围变窄不少,我开得很慢,车内很静,只有雨水敲打玻璃的声音不断传到耳朵里。
妻子打破了沉默,她说道,“妈这两天和你聊什么没有?”
我把雨刷调快了一个档,说道,“聊什么?最近妈还可以的。”
我听见一声鼻子发出的哼,很轻微,但雨声还是没有盖住它。妻子继续说道,“她当然可以了,前天发完脾气就走了。”
前天,我值白班,所以没在家。这时已经到小区门口了,停车,扫码,等升降杆缓缓抬起,我问道,“怎么回事?”
妻子说道,“我们出去逛了一下,我想马上就是她的生日了,所以准备给她买件衣服。然后你晓得妈这个人的,挑得很,试了好多家都不满意。最后回家了,她就一边煮饭一边发脾气,又说我感冒很久了都没有好,说你也不管管我,一个都不听她的话。”
车子驶上了正路,我安慰妻子说,“没事的,妈只是担心你。”
“算了,我真的不需要她的担心。每天都是翻来覆去的话题,从去年阑尾炎开始,她就这样了,什么保重身体要紧,以后还要怀孕,每天说一遍,我已经烦了!”妻子提高了声音,忍不住吼了出来。
“嗯,妈就是这样的人。”车子穿过隧道,山的另一边雨小了些,我接着说道,“可能有些过度了,但她是出于好意。”
妻子把座椅往后调了一下,说道,“那她为什么发脾气?发给谁看?我好心好意和她逛街买衣服,结果成这样,反正以后尽量不要单独相处,太累了。”
“嗯,好的,我会慢慢和妈说的,还有一个小时才到,你先睡会儿吧。”
余光里,妻子闭上了眼睛,雨已经小得听不见声音了,地面恰好的湿润着,轮胎碾上去发出了细碎的摩擦声,车子安静地载着重归沉默的我们,向家驶去。

                              母亲的哭泣
过了几天,妻子出差。下班后,妈便给我打来电话,说她要过来一趟,然后让我不要跟妻子说她过来的事。
沙发有些乱,我收拾了一下。我又去烧了壶水,等着泡茶。过了一会儿,拧钥匙,开门,换鞋,和塑料袋被挤压的声音,传了进来。
妈穿着棉拖鞋,手里提着一袋李子,我起身接了过来,笑了笑,说,“妈,来啦,吃饭了没有?”
但是妈没有回答我,而是径直问我,“这两天她给你说什么了吗?”
“谁?哪个她?”我走到电视柜那里,一边打开茶叶盒,一边说道。
“还有哪个她?你媳妇!”妈坐了下来,一只手搭在餐桌上,拍了两拍,继续说道,“上星期说是带我去买衣服,我说她身体不好,就不去,结果还是出去了。晒了会儿太阳,人就没精神了。”
我还是笑着说,“哦,我知道这件事,嘿嘿,她是好意,主要是想给你老人家来件生日礼物。”
“算了,儿子,你只看到表面。我也就是说了几句要注意身体,她一路上就没有好脸色了。”妈摆了摆手,滴下两滴泪来,“从你们在一起,我就没有反对过,也很支持,是不是?我把她当作自己女儿看待,结果天天都没好脸色。唉,都是我的错。”
我只说道,“没关系,她已经是成年人了,她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
过了几分钟,我说道,“妈,你给我炒个蛋炒饭吧,下班时食堂没饭了。”
妈擦了擦眼泪,笑了出来,“嘿,等着哈,妈马上去给你炒。”
她起身了,背对着我走向厨房,她的背影好像比以前小了一些,也慢了一些。

                                我的独白
人是一种社会动物,互相的温暖和试探,以及某种自证,也不例外地发生在家庭这一小型社会里。家庭从组建开始,温暖总是先于炮弹抵达堡垒,温暖一时使人忘记炮弹是无法闲置的事物,往往也忘记表层的糖衣会如此迅速的剥离。
某一个人的突然消失,余下的是否会受到警示,然后自觉抱团取暖?

楼主低端人口9527

喜欢:(40)  回复:(0)

0

以下为回复内容


读后有收获可以支付宝请作者喝咖啡
打赏作者


也回复一个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