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西游》25周年了,我很怀念它
首页 / 频道 / 显示主题:《大话西游》25周年了,我很怀念它

《大话西游》25周年了,我很怀念它


时间:2020年11月19日 15:58:45点击:38类别:电影欣赏

  
  “这世上有成千上万种爱,但从来没有一种爱可以重来。”

 


  人一怀旧,就想翻出以前东西来看,前几天我又重温了一遍《大话西游》,竟发现它诞生已经25周年了。
  小学第一次看,是在电影频道。看到蜘蛛精害怕,看到唐僧想笑。上初中再看,就已经开始迷恋周星驰,还把「爱一人需要理由吗?」挂在嘴边。
  到了高中,可能因为那天突然尝到了爱情的苦涩,一边看,一边笑,一边哭。总之,翻来覆去,只要看到在播,不管播到哪里,都会停下来,一直看完,大多数情况是以眼泪收尾。
  有人说,《大话西游》是留了个人生的入口给你,会和你一起成长。无论闹剧、爱情还是命运,你都在看自己。
  但你或许还不知道,这部后来封神的电影,当年直接导致周星驰和刘镇伟两人,一个破产,一个提前退休。
  更有人说《大话西游》的诞生,是两人策划的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大话西游》上下部海报。腾讯视频等平台可以重温
  01
  1994年初,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厂长童刚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是从香港打来的,制片人陈佩华与他商议合作拍片的事项,说本次合作的剧本将由周星驰担任主演。
  一听主演是周星驰,童厂长很激动,连忙应下。
  彼时星仔与周润发、成龙并称“双周一成”,有了这三张脸观众都愿意乖乖掏钱买票去看电影。
  不料,拿到剧本一看,出品过《活着》《红高粱》的厂长愣住了,心说这写的什么玩意?简直是胡闹!副厂长张子恩看了,也直呼“文化垃圾”。
  要知道,中国人民对《西游记》的情感,可不是一只猴子的爱情故事能概括的。
  但西影厂最终还是没能抵住金钱的诱惑。
  毕竟当年《赌圣》一出就有4132万港元的票房,瞬间引爆整个香港,比《赌神》风头更劲。

 


  周星驰剧照
  那是属于周星驰的时代。
  很多老香港人还记得,1992年的票房排行榜中,排名前5名的电影,全部都是周星驰主演的。
  第一名:《审死官》票房4988万港元第二名:《家有喜事》票房4899万港元第三名:《鹿鼎记1:皇城争霸》票房4100万港元第四名:《武状元苏乞儿》票房3741万港元第五名:《鹿鼎记Ⅱ:神龙教》票房3650万港元
  无厘头的恶搞风格,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被周星驰探索到极致。
  但这些片子总也入不了“正统电影人”的眼。
  “无厘头始终是上不了台面的无脑恶搞,根本不是真正的喜剧,更加表现不了电影艺术的真谛。”
  “他只不过是低成本影片之王。”
  对于这些甚嚣尘上的负面声音,周星驰一向不予理会,任人评说。
  一方面是因为,比起当年被演艺圈拒之门外的狼狈和打击,这些都是小事。
  另一方面,周星驰正在酝酿一件大事,而这件事能堵住悠悠之口。
  尤其是在与刘镇伟通过一次电话过后,他仿佛下定决心,不再犹豫。

 


  周星驰和刘镇伟
  02
  其实,了解周星驰的人都知道,刘镇伟只能算是一颗定心丸。他想做的事,一定会去做,哪怕在旁人眼里是疯癫、是魔怔。
  这还得从周星驰和刘镇伟的缘分说起。
  9岁那年,周星驰第一次在电影院看完李小龙的电影《唐山大兄》,回家就把右手戳进绿豆堆,说要练练铁砂掌。
  到了学校,还学着李小龙一个飞踢,潇洒地踢烂了教室门口的标语牌;甚至跑去找校长谈判,说你要帮我在学校开班收徒弟。

 


  李小龙的标志性动作
  他就是周星驰儿时的信仰和目标。
  他最爱的“把戏”,就是电影里的功夫。
  1979年,李小龙猝死在丁佩的床上,17岁的周星驰感觉天都要塌了,伤心了好久。
  好在香港武侠剧正在悄然兴起,接连不断的武侠小说被拍成电视剧:《书剑恩仇录》《倚天屠龙记》《绝代双骄》等等,捧红了不少穷小子和灰姑娘。
  周星驰便一心想入香港演艺圈。先是在丽的电视台做特约演员,后来,看到第11届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招生,又兴奋地拉着梁朝伟去报考。

 


  年轻时的周星驰
  彼时梁朝伟高中辍学,正在百货公司的电器行做销售员,最大的梦想是升职,做个公司里的小主管,压根没想做什么演员。
  谁想“忧郁”的外形一出场就把考官打动了,梁朝伟被录取,而信心满满的周星驰,意外落榜。
  去不了正式班,只得托关系进了夜训班。一年后,他与梁朝伟同期毕业。这一年,一同毕业的还有欧阳震华、吴镇宇等。
  那时电视机一打开,随便撇一眼,都能看见几个从无线训练班走出去的大明星:陈玉莲、吕良伟、黄日华、苗侨伟等等。
  但周星驰和梁朝伟结业后,还是得从跑龙套做起。梁朝伟命好,没跑2年就凭借《鹿鼎记》一炮而红。
  而一心想成名的周星驰却一连跑了10年,期间做过少儿节目主持人,演了8年电视剧,始终默默无闻。

 


  周星驰饰演“宋兵乙”
  一直到刘镇伟给了他一次机会,命运才真正出现转机。
  1990年,《赌圣》横空出世,蹭足了周润发《赌神》的热度。
  但在庆功宴上,刘镇伟对周星驰说:“我不会再拍你了。”
  那天周星驰喝了很多酒,一听这话,眼泪都掉下来了:“为什么?是我得罪你了吗?”
  之后几年,两人确实没什么合作,还打过对台。
  1994年,刘镇伟的《花旗少林》和周星驰的《破坏之王》同时公映,这一回合,刘镇伟胜。
  也许是这次输赢催化了周星驰想要改变的想法,于是有了上面那通电话,周星驰对刘镇伟说:“我开始搞公司了,你不能拒绝我。”
  可谁能想到,两人联手的第一部戏,就把这个公司给搞垮了。

 


  周星驰《破坏之王》过于无厘头让他那年表现不佳
  03
  1994年,周星驰与制片人杨国辉合作,正式成立彩星公司,确定的第一个投资项目就是:《大话西游》。
  那天是在咖啡厅,刘镇伟说:“我要拍《西游记》。”周星驰问:“我是不是孙悟空?”
  刘镇伟便把这个跟王家卫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故事讲给他。
  《大话西游》的剧本灵感来自王家卫。可以说,没有王家卫,便没有《大话西游》。
  1992年,王家卫与刘镇伟成立泽东影业,把一众香港大明星(有张国荣、朱茵、林青霞、梁朝伟等等)拉到内地,边写边拍《东邪西毒》。
  结果王家卫拍着拍着,怎么也不满意,想来想去还是觉得问题出在剧本上。
  于是撂下演员和整个剧组,打了个飞的,就回香港闭门谢客写剧本去了。
  整个“烂摊子”都留给了刘镇伟,为了应付投资人,他顺势拉着满场大明星,拍了部恶搞喜剧片《东成西就》。

 


  左:王家卫 右:刘镇伟
  而被王家卫丢弃的第一稿剧本,也落到了他的手里。
  刘镇伟看了,将《东邪西毒》前15分钟的故事,改编成《大话西游》。

 


  2009年3月,南方都市报报道:《王家卫解读《东邪西毒》:王祖贤其实只拍过片花》
  他说:“这次要拍一个悲剧爱情故事。”
  一听悲剧还爱情,周星驰不敢相信,甚至很疑惑:“让我周星驰谈爱情,不会吧?”
  刘镇伟却说:“你老是搞笑,你是小丑。如果你要再往前发展一步,你一定要有爱情,因为你没有女性观众。”
  但很多年后,刘镇伟在接受采访时,又笑眯眯地阐述了另一番理由:
  “《大话西游》本来就是要拍成悲剧的,但是我不敢告诉周星驰和投资人,因为那样没有人会给钱。所以只能明着说拍喜剧,暗里用喜剧的手法拍悲剧。”
  很难说,周星驰此时是不是早就看穿了这一点,毕竟拍一部“有内涵”的“假喜剧”,与他尝试转型的目的不谋而合。
  为了堵上别人的嘴,拼了。

 


  周星驰信心丧失,想要转型
  但因为电影要在内地跟西安电影制片厂合拍,花费比在香港高不少。周星驰的彩星公司独自承担不了,便拿着项目去找投资人。
  此时周星驰和刘镇伟两人,在面对投资人时,或许已经达成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共识:
  明面上拍喜剧,暗地里拍悲剧。
  “周星驰”这块招牌果然好用,再加上刘镇伟跟投资人“画饼”,说这部电影是突破,而且分上下两集,如果成功,将收获超出1倍的票房。
  很快钱就到账了,可那时候拍这种大制作不是钱到手就行。
  合作的西影厂,从拿到剧本,不满的种子就已经种下,正等待时机爆发。
  04
  一半湖水,一半沙漠。
  紫霞仙子泛舟在满是芦苇荡的沙湖,那一刻,有谁不希望自己是至尊宝呢?

 


  宁夏镇北堡影视城,至今还是不少大话迷必去的打卡地。
  可26年前,在这片辽阔绝美的“塞上江南“上,曾经发生过一次“暴动”。
  拍摄时,由于剧组香港工作人员的普通话太差,沟通艰难,再加上群演们觉得这戏乱七八糟,简直是侮辱《西游记》,侮辱孙大圣,经常集体罢工。
  你可以想象一下,来自西安的西北汉子,把周星驰带来的武打导演直接堵在房间里,那画面,真是能闹得鸡飞狗跳。
  武术指导程小东不得不把自己反锁在酒店,不敢出来。一直等到西影厂的制片来,才缓和局面。

 


  而且演员严重紧缺。
  为了完成拍摄,吴孟达一人分饰3角;片场执行导演也被拉进来出演至尊宝手下的瞎子;唐僧一开始也没人演,刘镇伟本来打算跳过这个角色,幸好罗家英中途救场,才有了“only you”的经典片段。
  刘镇伟自己也是,本来找了一个西影厂《红高粱》里的演员,长得有点像外星人,但还是因为语言问题,和周星驰总也搭不上戏,刘镇伟就把头发一剃,变成了菩提老祖。

 


  罗家英饰演的经典唐僧
  至于配乐,就更像一场闹剧,作者竟然根本不乐意在这部电影上署名。
  《大话西游》里大部分配乐,是圈里数一数二的作曲大师赵季平所作,他还配过《水浒传》《红高粱》等等。
  就这么一位大师,看在跟西影厂的交情,接了活,结果看完剧本差点没崩溃。
  他跑去片场探班找灵感,正好看到在拍牛魔王身体里打斗那场戏:
  “片场到处挂着五脏六腑,肠子、非常恶心。”
  这可把大师糟心坏了,曲子写完说:“我没任何要求,只求别署我的名,太丢人了。”

 


  中国人对于《西游记》的想象和崇拜,绝对不是《大话西游》这样
  这部90年代少有的大制作,算是历经险阻,从最开始的预算4500万,花到最后用了6000万,总算给拍出来了。
  可电影上映之后,所有人都感觉被骗了。
  也难怪别人说《大话西游》的诞生,是两人策划的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05
  1994年12月20日,为了赶上年底的热闹,《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赶着做出来。
  还在香港举行了盛大的首映礼,那几天,周星驰和导演带着演员们奔走在各个电影院,卖力做宣传。
  “深刻地刻画了至尊宝曲折而又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命运。”当时有媒体是这么评价的。
  2天内,六十家电影院的票房收入就多达530万港元,仅略低于同期成龙的电影《红番区》。
  所以说,《大话西游》票房惨淡,说的根本不是香港,周星驰这个名字还是足够红火。
  可观众越是给面子,打脸就来得越快。
  大批观众冲着“周星驰”和“捧腹大笑”而来,却发现笑不出来了。

 


  “他好像一条狗” 一句话让很多人流泪
  “观众气得要死——我看周星驰是要笑的,怎么可以我是流着泪出来,心里很不平衡。香港的观众都觉得被骗了。”
  刘镇伟也心里没底儿,伪装成观众,偷偷去影院看观众反映应:
  在他的记忆中,以往人们去看周星驰的片子,结束后都会站在街边大声交谈,兴奋地交流着。而这次看完《大话西游》,大家全都愣在那里,好像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很茫然的样子。
  “就像人家是要喝可口可乐的,结果你偷偷给他换成了水,他不知道,一喝,不对劲。”
  最终,《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票房收入2432万港元。

 


  虽然这个数字看起来没那么好看,但放在那一年也不算差,还进了十大卖座影片排行榜。
  但因为是上下部分开发行,《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直接影响了2个月后上映的《大话西游之仙履奇缘》(也叫《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
  最终,《大话西游》下部票房仅2171万港元。
  后来面对采访,已成星爷的周星驰回望这个时刻时,还神情黯然:“原来我喜欢的东西,你们不一定会喜欢。”
  但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

 


  周星驰后来接受采访 还是对这件事难以释怀
  1995年2月,《大话西游》上部在内地推出,3个月后,下部上映,才是真正的惨:在北京,两部影片均以20万左右的票房潦草收场。
  连宣传也不敢,现在能找到的宣传海报还改了名字,片名叫《大话东游》。
  甚至还有河北省只要了上部《月光宝盒》这种操作,也就是说当年的河北观众是没有机会看到下部的。
  而且上部也只要了4个拷贝,同期上映的《孔繁森》是17个拷贝。
  台湾也表现不佳,票房只有2000多万,距离预估的5000万差了一半多。

 


  主要是发行方赔得很惨,票房还不到预估的一半
  发行方称《大话西游》是中国电影发行史上一场惨剧:“赔得很惨,以后对周星驰的电影都丧失了信心。”
  西影厂因为这部电影亏了100来万,副厂长张子恩毫不客气地说:“《大话西游》是毫无艺术追求的‘文化垃圾’,不代表西影厂的水平。”
  内地媒体将其评为“十大烂片”之一。
  六小龄童更是多次在媒体面前批评它:“编导演应该向全国人民谢罪。

 


  六小龄童批评《大话西游》
  这次,刘镇伟也是真没招,在外面吃饭,只要听到别的桌子在谈论《大话西游》,他都恨不得立马结账就跑。
  当然,最受影响的还是周星驰。“周星驰”这个名字,这块招牌自此以后就不灵了。发行商说:
  “以前问他们新片内容是什么,他们都神秘兮兮,内容都不肯透露,连片名也没有,只是说周星驰的新片就要我们出钱,现在不一样了,我一定要他们把内容清楚写出来,白纸黑字,要保证一定搞笑。”
  周星驰转型失败,《大话西游》被低价卖给了寰亚。
  他的彩星公司宣布倒闭,39岁的刘镇伟移民加拿大,提前退休。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刘镇伟因《大话西游》获得的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最佳编剧奖的奖杯,还在坐车时被弄丢了。
  自此,周星驰创业失败的故事就算结束了,但人们怎么也想不到,电影还有起死回生这一说。
  这可多亏了当年在清华聊天室用「至尊宝、紫霞、菩提老祖」起名的学生,比如:“英语99级无敌至尊宝”或者“3号楼拎热水瓶的紫霞”,是这些年轻男女救了《大话西游》。
  06
  大约是1997年初,清华大学为每个学生宿舍配了一台电视,虽然能看的台不多,但起码不是整天打干巴巴的扑克了。
  那天晚上,是电影频道的一次午夜放映改变了《大话西游》的命运。
  围坐在电视前的清华学子很快就看懂了这部充满自嘲、自娱和自慰的阿Q式的电影。
  正愁找女朋友不会说漂亮话呢,这《大话西游》可是句句深情啊,能用!
  还有这个反叛的至尊宝,挣扎着想要打破孙悟空的命运桎梏,这些天之骄子好像在电影里寻到了知己。
  很快,水木清华BBS上的风起云涌一场波澜壮阔的“贴台词运动”。
  “清华人对《大话西游》的痴迷程度,可谓天下独绝。日常生活之中,反复引用,直至举手投足,只字片语,便能传情达意,心领神会,然后可以接下来,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哈哈大笑,畅快不已,蔚为奇观。”

 


  这些台词被一句一句摘抄下来,发到水木清华的BBS上
  肖刚是清华计算机系的毕业生,也是水木清华BBS著名的“潜水王”。
  “人大、北大、北师大......每个学校的论坛我都去转发过,怎么可能会忘(这些台词)。”
  “就像一种很微妙的集体信仰。”水木清华BBS上被贴满了《大话西游》里的台词。
  一到周末,肖刚和同学们便跟同学围在VCD机旁,一个负责按“播放”、“暂停”键,一个负责听,另一个负责速记。
  “当天扒了多少台词,就传多少到水木清华BBS上去。”
  甚至把台词扒到BBS上去这件事,都成了同学们的竞争,比的就是谁更快,谁更全。
  除了“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这些情情爱爱的话,像“我Kao! I服了You!” 这些经典台词几乎已经延续到每一个人生活中。
  你不知不觉就会用它,比马克思主义用得还好。

 


  当初如果你不会背这些台词,是要被人鄙视的
  风起了,就很难停。
  《大话西游》的热潮在高校足足刮了好几年,从清华到北大,再到北京各大高校,再到全国。
  很快,《大话西游》的盗版 VCD 就“卖疯了”。有一个号称北京盗版界四大家族之一的大卖家,提起《大话西游》,就感觉在朝圣。
  一盘30元,一天就能卖上百张,全国上下至少卖了10万张。
  人大00届毕业生还举行了一场大规模的、载入“史册”的《大话西游》集体观影。
  对于《大话西游》的低开高走,刘镇伟很是匪夷所思:
  “我拍《大话西游》,你们说这部片是“后现代”,但我根本不知道“后现代”是什么,都是观众自己的解读。

 


  但此时的热闹,和周星驰及其后来的星辉公司都没有关系了。
  再多的票房收入都是落到西影厂手中。
  至今,《大话西游》的海报,都还挂在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大堂里。
  再也没有人说,“就这种电影还能和名著挂钩?”“那个剧本,提都不想再提”,多现实啊!
  真真应了电影里那句:“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

 


  没想到这句台词一语成谶
  2020年,因为疫情,《大话西游》再次被影院重映,总票房接近2个亿。
  几乎每家影院片尾曲响起时,总会有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坐在座位上泣不成声。
  木心说:“常以为人是一个容器,盛着快乐,盛着悲哀。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导管,快乐流过,悲哀流过,导管只是导管。各种快乐悲哀流过流过,一直到死,导管才空了。”
  25年来,《大话西游》就像水或者血,搭载着每个人的故事,一遍遍从我们的导管里流过。
  不难预见,它还将流得更久,30年、50年,直到所有人不再相信爱情。

楼主ヾ(。`Д´。)

喜欢:(38)  回复:(0)

0

以下为回复内容


读后有收获可以支付宝请作者喝咖啡
打赏作者


也回复一个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