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人最馋的罐头里,全是科技与狠活?
首页 / 频道 / 显示主题:东北人最馋的罐头里,全是科技与狠活?

东北人最馋的罐头里,全是科技与狠活?


时间:2022年12月01日 14:30:53点击:97类别:风土人情

初冬里吃点甜腻口,谁说非得热气腾腾?
哆哆嗦嗦从橱柜捧一樽玻璃瓶子出来,里头浸着冻剌剌的果肉,细勺子往瓶口里舀一小块,糖水滴溜溜,又滑又冻吞下去,几下冷颤,有点宝玉在薛姨妈家暗地里吃冷酒那种刺激劲。
 

从此遇到点什么不顺心的,就吃凤梨罐头。图/《重庆森林》

相比铁皮箱里转上转下烘出一团白烟的烤红薯、圣诞夜里熬出黄森森一锅黏稠热气的南瓜汤,小时候更馋透明罐子里的凉果子,小块小块地剥好了皮,爽快来两口,冰得小肠子一阵齁甜。
可最近有橘子罐头的生产线被偷拍下来,镜头晃过去,工人们就那么裸着手抓起橘子肉,手掌心攥得水滴淋漓,果筐子挨着流水线,清洗、挑拣、装罐稀稀落落,一顿让人倒胃口。
 

阿姨手上的金戒指会不会掉进去?图/@九派新闻

这下子评论区吵吵嚷嚷,把“过去奶奶就说水果罐头是人家脚踩着染了色”的训话都翻出来一块儿凑热闹,再大的瘾也被这个热搜给彻底戒了。
 

水果罐头真的会毒死人吗?
其实在长辈眼里,水果罐头一直不算入流。
加了个玻璃罐子就涨价,超市花10块钱拎来的一袋橘子,放在罐头里就得多掏十几块钱,配料表上赫然分明的克重有一半还得归到糖水那儿去,没有一个俭省主妇愿意花这冤枉钱。
而视频里徒手剥皮这种事儿,又让水果罐 头嗡的蒙了一层“不该吃”热评,工人们手脚不干净是一回事,配料表拉出来,甜蜜素、柠檬酸、苋菜红、山梨酸又是对主妇们的一重暴击。
 

连手套都懒得戴啊。图/bilibili@7分甜美食
都是切了块的果子,那橘子不吃就得瘪、梨子不吃赶着黄,可水果罐头跟打了激素似的好看,桃红梅紫地漂在糖水里,一年半载也不烂,难怪公共台做街访十有八九都被回了句“防腐剂”。
 

事实上水果罐头根本不需要加防腐剂。图/@广东公共

闷头干一罐,果子里的汤 汁和着糖液,光热量就飙得比普通鲜果高了40%-110%,要不怎么说长辈总拦着买,水果罐头“没得营养又啷个贵”的差劲印象早早就在坊间留下了。
 

关于水果罐头吃出癌症的谣言一度传得沸沸扬扬。图/bilibili@牛顿顿顿

网上再众说纷纭地添 点油、加点醋,水果罐头就彻底背上了致癌的锅,在6000名被调查的小区群众里,果不其然有一半人都断定了它不新鲜,直到中国罐头工业协会出来撑了一把腰。
 

街坊对新鲜的定义就是完好无损的水果。图/广东公共
水果罐头真这么不堪吗?首先封罐子的厂家就不同意。
真空密闭不说,果子在被包起来之前就上了一波瞬时高温杀菌技术 ,摆在家里的果子都是腐败菌给叮烂的,而罐头水果早已灭了菌群,盖子一旋紧,根本不需要防腐剂再来多插一脚。
 

瞬时高温杀菌加上真空密闭,罐头食品甚至能保存几十年,且不需要防腐剂。图/视觉中国

至于小作坊徒手削皮剥丝这种极端狠活,那得归到后厨事故里去,99%的正经罐头反超所谓“新鲜水果”的风味,在康奈尔大学的研究里,瞬时高温技术下的水果连汁都 是营养出挑的。
从果蒂被摘断之后,短短24小时里就开始了维生素C的流失,一颗葡萄是40%,一个橘子是30%,一个黄桃是10%,超商里喷得果子们水淋淋的,那是既压秤又压根不算严格的新鲜货。
 

超市里的水果并不比罐头水果新鲜。图/图虫创意

所以罐头厂子 挨着果园铺起流水线,一摘就是从头到尾的高温杀菌,透明罐子里嫩黄赤红的果肉排着队装箱,不到36小时就完事,而菜市场泡沫网里明码标价的蔬果,还得先运几天。
 

正规厂子里的水果罐头,维生素C的流失远少于所谓的“新鲜水果”。图/图虫创意

中看又中用,水 果罐头缺就缺在一个名声上,过去长辈们嘟囔着把它当作垃圾玩意,除了“防腐剂”谣言,还有里边儿的阿斯巴甜,说白了就是代糖,从1986年起就进入中国美食界了。
规定一罐水果最多加1g/kg,这是上限,市面上基本只见到0.4g/kg的量,中国罐头工业协会算了个账,照这么添加,“一个60公斤的成年人每天能吃1722瓶248克的水果罐头”,减肥就另说了。
 

水果罐头说白了就是一道饱含维生素的甜品。图/图虫创意
郁闷的是,日本人为这东西 还煞有介事推出了低热量水果罐头,可零嘴不就是为了炫个甜头嘛,那蛋糕卷还糊了好几层奶油呢。
 

水果罐头才是甜品界的神

撇开偏见,水果罐头 其实能冻、能搅、能烤熟、能打碎,是甜品界里比较出活儿的那一种。
凉有凉的吃法,把吃不完的罐头果子盛出来,一颗颗舀到冰格子里,和着糖水灌得满满当当,冻几个小时之后含在嘴里,这小方块冰糖子能尝出人家挑着扁担吆喝的冰棍味。
 

糖水草莓冰沙,随冻随吃。图/小红书@zzz

又或者咔咔咬碎了,破开 冰糖块子一直咬到去核剥皮的果肉里去,汁水漫出来,有点软香温玉的,顺着冰凉劲儿吞下去,喉咙里过瘾又清甜,一口也就18千卡,比雪糕刺客踏实多了。
而热烤也有热烤的吃法,热果子向来能逼出一种奇异口感,加在糕点上,舌头一舔不寡又不腻,比如黄桃加蛋挞,泡了罐头糖水的小黄桃块三三两两摆在蛋挞皮上,蛋挞液漫过去,15分钟烤箱关火。
 

黄桃罐头算是最百搭的品类了。图/小红书@小丫的美食日记

一半奶香一半果甜,扒开小锡纸垫子咬一嘴,脆的、酥的、糯的统统裹进来,满口暖呼 呼,唇角沾上细细碎碎的蛋挞皮屑子,焦得来又挺松弹,小黄桃块吸饱了糖汁,从浓浓蛋挞味里穿透出来。
这吃法不稀奇,三角蛋糕顶上老点着几颗罐头樱桃、小橘子瓣,哪怕是巴掌大的迷你杯,小勺子也能挖出一粒粒罐头椰果来,啥时候冰箱要是还剩小半罐,拿出来糊几层水果塔就完了。
 

除了蛋糕点缀,其实水果罐头做起水果塔来也是很诱人的。图/小红书@RAE BAKING

再粗暴点的,就索性倒小半碗 罐头果子,三下两下捣碎了,汁水从果肉沫子里甜津津地榨出来,最后把蝌蚪卵子似的百香果肉剜进去,酸酸甜甜地撞上了,搅在冰碴子里吸溜一口刚好。
对那些怕酸又忌甜的刁钻嘴巴来说,水果罐头能捣鼓出半个甜品店的SKU来,往酸奶瓶子里放几粒罐头椰果,滑溜溜的一小块一小块,酸里泛着甜,再拗半截黑巧融一融,果香混着点甘苦,满嘴都是下午茶味。
 

酸酸甜甜,奶里奶气,可太会了。图/小红书@薇薇超能炫

厂家嗅到了甜品市场的搞头,小小铁皮 罐子里琢磨出各种蜜橘西米露、椰果清补凉,博主们把罐头盖子掀开,一圈圈水淋淋的果子堆叠着对准了镜头,杨梅、山楂、菠萝、葡萄一咬一个爆汁,开箱测评有模有样。
 

哪个打工人顶得住这种下午茶诱惑?图/小红书@零食情报官
中国海关做了个统计 ,光2021年出口的七大水果罐头就冲到了47.85万吨,林家铺子、应季物语、三只松鼠提着圆滚滚的果子一通吆喝,这事儿不稀罕,早在1953年,我们就把糖水山楂罐头卖到苏联去了。
那时候,送一箱水果罐头可比提果篮儿要隆重得多。
 

谁也拦不住中国孩子吃水果罐头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水果罐 头只得抠抠搜搜攒着买,不逢个年遭个病,家里都舍不得吃一回。
《我的兄弟姐妹》里,小妹扁桃体发炎躺了医院,迷迷糊糊侧过头嘴馋隔壁小孩的橘子罐头,爹妈沉默着没言语,倒是哥哥咬牙摸出存钱罐,一股脑全押给了小卖部,望着妹妹小口小口啜橘子笑出声来。
 

小时候装病都是为了这口。图/《我的兄弟姐妹》

就连吃剩的空罐头都难得,玻璃罐子又厚又瓷实,拧着抹布给它刷亮堂了,拿来装白糖、腌咸菜、打酱油都是 体体面面的,一份钱掰成两份使,水果罐头里装的其实是对生活的盼头。
摔碎了也不要紧,《老爸的筒子楼》里兴冲冲抱回一个红果罐头,摁在水泥洗手池边上,拎起菜刀就开始敲,铁皮盖子刚刚敲出几道印,一个手滑就摔了 稀碎,边上几个小孩见了赶紧围起来。
 

哪怕是捡地上的,也吃得咯咯笑。图/《老爸的筒子楼》

红果淌着水散在地板上,小孩捏着手从玻璃碴子里抖搂一个出来,舔舔糖水,嗷呜地爽快 吞下去,大冬天的嘴里还呼着白气呢,冰凉剔透的红果就逗得小孩倍精神,捡着吃就更来劲了。
在东北人的童年印象里,咳嗽了、发烧了、考砸了、摔破脑袋了,只有黄桃罐头能把这昏天黑地的乾坤倒转回来,无数倒霉孩子的哼哼唧唧,都停在了爹妈那句“吃不吃黄桃罐头”里。
瞧瞧《东北一家人》,女儿们甚至拿出辟邪的架势来抢黄桃罐头,把牛大婶唠得一愣一愣的:
 

妈!给您买黄桃罐头来了!图/《东北一家人》

“妈你听我说,今年这鬼节跟往年不一样,说是阎王爷他妈逝世一万周年,他因为心情不好得往回招人,天下当妈的都有难,只要是当闺女的都给妈买两瓶黄桃罐头破解,逃离就行了 。”
牛大爷一个回头就是“啥玩意儿啊这扯淡”,编剧瞎说归瞎说,但黄桃罐头的东北地位是一下子就清晰了,那个时候的中国老百姓,舌头尖儿上都是盼着能来俩水果罐头砸吧砸吧的。
 

论一个罐头如何追女孩。图/《芳华》
长春的苹果、广东的菠萝、上海的莴笋、福州的枇杷,薄薄的包装纸上画着胭脂红桃,果皮涂得只只饱满,老派印刷体在一旁堂堂写着“糖山楂”“酸黄瓜”“长抱梨水”“糖酱杏子”……

 

过去,拎一箱水果罐头去走亲戚是特别阔气的事儿。

从冬春番石榴到夏秋猕猴桃,中国12962千公顷的果树上挂着接踵而来的光明牌、长城牌、广 茂香、冠生园,对每月揣着40块钱工资的普通人家来说,水果罐头就是小型盛宴。
直到今天,“咱今儿破例打个水果罐头吃”这句话里仍旧藏着一种花不了多少钱却喜滋滋的小确幸。

 

把大自然封存在罐子里,嘴巴乏味了再开一开。图/《小森林》

楼主低端人口9527

喜欢:(97)  回复:(0)

0

以下为回复内容


读后有收获可以添加作者微信共同交流
打赏作者


也回复一个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