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声音]中国医疗圈挖坟式揭秘!
首页 / 频道 / 显示主题:[一种声音]中国医疗圈挖坟式揭秘!

[一种声音]中国医疗圈挖坟式揭秘!


时间:2020年01月07日 13:31:48点击:27类别:美文分享

@魔术牙医徐勇刚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们人民村有一个食堂,叫做“人民食堂”,是村里生产队的食堂,主要靠生产队拨款维持运转。村民们每顿饭只要交一分钱的饭费就可以随便吃。饭菜也很简单,厨师水平不用很高,只要会做萝卜白菜馒头就行,那时叫做“赤脚厨师”。

      生产队领导教导我们:食堂是公益机构,要体现公益性。食堂职工要履行救饥扶饿的神圣职责,我们把这些教诲铭记在心。有的村民连一分钱的饭费都交不起,我们就让他进来白吃;食堂门口经常有乞讨者,我们就从后厨给他们拿饭吃。反正这些都会由生产队给买单。就这样,我们食堂的口碑一直很好。由于我们工作时都穿着白大褂,甚至有人称我们为白衣天使。

      到了八十年代,食堂归村委会管理。虽然每顿饭的成本已经涨到了5角,但村委会给食堂足额补贴,所以村民们一直享受着1分钱吃饱的优惠价,食堂职工也一直在履行着救饥扶饿的神圣职责。

      九十年代初,各种食材物价上升,人民村人口剧增,而且对食物的质与量的要求大幅提高,村委会的补贴已经远远维持不了食堂的运作,同时,若要满足村民需求,食堂规模必须扩大,设备、物资、厨师数量叩待大量投入,村委会根本没有财力储备,人民食堂岌岌可危,面临全面崩盘。

      总不能全村人没饭吃吧!于是,村委会召开扩大会议,想出了一个的办法,人民食堂进行半市场化运作:村委会只给食堂拨款40%,让食堂自筹60%。所谓自筹,就是食堂向吃饭的村民收钱。这样,就可以减轻村里的财政负担。

      村委会的会计算了算帐,对村长说:现在每顿饭的平均成本是3元,村里补贴1.2元,食堂只要把饭费从1分涨到1.8元就可以了,我散会之后就去安排。

      村长瞪了会计一眼,喝斥道:你脑子进屎了吗?现在村民们本来就对物价敏感,村委会要是宣布把饭费涨到原来的180倍,村民们还不把村委会砸了?

      会计说:那咋办?不涨饭费,食堂靠啥自筹资金?

      村长笑了笑,说道:我自有办法!


以餐具养食堂

      第二天,人民村村委会郑重发布了《以餐具养食堂》的红头文件。文件规定,为解决公立食堂经费不足的问题,现允许食堂向顾客收取餐具费,用于弥补饭费收入的不足。另外,村委会将严格控制食堂饭费价格,保持1分钱,坚决体现人民食堂的公益性。

      从此以后,村民们到食堂吃饭,除了支付1分钱的饭费以外,还要支付1至5元的餐具费。1分钱吃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村民们纷纷议论:村委会控制了食堂饭费的上涨,真是亲民爱民!食堂加收了餐具费,真是贪得无厌!

      厨师们有意见了,到村委会抗议说:应该把咱们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饭菜费涨到1-5元才对呀,餐具本来很便宜呀,撑破天才几毛钱。村长说,这个要考虑人民食堂的社会公益性质,饭菜费要控制,再说了,食堂有钱就行啊,你们有工资发出来还不好么,就这样运作吧!于是,厨师们也就默认了。

      九十年代,人民食堂取得飞速发展,基础建设不断加强,从3层楼加到50层楼,各部门精细分化以适应越来越高的村民进食需求,成立了小炒部,蒸煮部,购菜部,洗菜部,切菜部,佐料部,熟菜部,凉菜部,厨师管理部,培训部,孕食部,小儿食部,急食部等等。

      当然,村民们不知道,村委会对食堂的拨款比例却是逐年减少的。从最初的40%到20%,到最后才5%。这5%的拨款,还经常无法按时到位,有时还会被村委会赖帐不给。食堂也无所谓这5%,不要它也照样可以运转,但是村委会名义上怎么也不取消这5%的拨款,因为一旦取消,即成为全市场化的食堂了,那就失去了公益性质,村委会可不愿意担这个骂名。于是,此时的食堂,虽然对外还宣称是公立食堂,但实际上已经跟自负盈亏的私营饭店相差无几了。

      这期间,村委会也觉得1分钱的饭费实在是低得离谱,于是也给上调了几次。1998年,饭费调到了2元。但是,这时的饭菜档次也提高了很多,物价也涨了很多,每顿饭的成本已经涨到了5元至20元,饭费加上餐具费收入仍然不足以收回成本。食堂没办法,只好采购了一些中高档餐具,以便提高餐具费收入,用于弥补饭菜的亏损。此外,食堂还引进了南非鲍鱼、澳洲龙虾、神户牛肉等高档菜,这些菜可以在2元饭费之外单独定价,卖到上百元,既可以满足高端顾客的需求,也可以增加一些收入。

四个难题

      2000年,村委会的会计奉命对食堂进行调查,发现了几个问题,汇报给了村长。

      第一个问题:随着物价的上涨和食谱的更新,每顿饭的成本已经涨到了10至30元。但是,按村委会的定价,饭费仍然只能收2元钱。即使加上餐具费和少量高档菜的收入,食堂仍然是亏损的。照这样下去,食堂就会倒闭。如果食堂倒闭了,村民们没处吃饭,就会来找村委会算帐。如何避免食堂倒闭?

      第二个问题:随着村民的餐饮需求的增长,食堂的工作量比以前增加了好几倍。但是,食堂的职工编制没有增加。因此,食堂现有职工不得不长期、常态超负荷工作。他们每天凌晨3点就要上班,晚上23点才能下班。遇到吃夜宵吃到后半夜的顾客,他们只能强打精神,加班奉陪。增加了的这部分工作量,不是靠增加人员来完成的,而是靠现有职工无偿加班、放弃节假日、牺牲个人权益来完成的。食堂职工对此有意见,如何平息?

      第三个问题:在这二十多年中,餐饮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代餐饮已经变成了一门高技术含量的行业。一个人要想当厨师、服务员,先要以高分考入大学,读5年本科,其中大部分人又读了3年硕士,厨师长、厨师、领班等职位甚至只录用博士。新职工在正式工作前,要经过漫长、艰苦、低薪的见习期和轮转期,以及3年规培期,从摘菜、刷碗、拖地、端盘子做起。正式步入工作岗位后,终生都要进修、学习、钻研,紧追餐饮行业前沿,才能胜任工作、保住饭碗。顾客对饭菜的口味、色泽、形态、火候、营养、卫生、充饥能力、刀工精度等方面以及配套服务的要求非常高,食堂职工必须遵循复杂而严格的技术标准,精工细作,精心服务;一旦出现疏漏,就可能被告上法庭、定罪判刑。因此,食堂职工的工作难度、工作量、心理压力和从业风险都比较大。食堂职工的付出显著超过了其他大部分职业,但是,食堂职工的工资标准却并不高。食堂职工对此有意见,如何平息?

      第四个问题:村民们每顿饭除了要花2元饭费以外,还要花几元、几十元的餐具费。如果想吃鲍鱼、龙虾,还要花成百上千元。因此村民们纷纷抱怨吃饭贵。食堂的职工、灶位、桌位、餐具等资源都比较紧张。在高峰时段,前来吃饭的村民甚至会找不到桌位,上菜速度也会变慢。因此村民们纷纷抱怨吃饭难。如果村民们发现吃饭贵和吃饭难是由村委会缩减食堂拨款引起的,就会责怪村委会。如何避免村民们发现?

      村长听完这四个问题,一言不发,只顾眯着眼睛抽烟。会计不敢多嘴,一言不发地看着村长。等到一袋烟抽完了,村长才转过头来,问会计:“把食堂职工的工资奖金账单给我看看”,会计连忙拿出报表,村长看完,道:他们的平均工资奖金在1000元左右,跟村民差不多,食堂职工如果真只能挣这点钱,按道理讲应该都辞职走光了,既然没走,那一定有原因,你去给我好好查下他们的详细收入,做到一丝不漏。

一箭四雕

    第二天下午,被村长派去食堂查账的会计兴冲冲地跑回来,向村长报告:查到了!我查到了!

    村长说:别着急,我心里有数呢,你坐下慢慢说。

    会计坐下,喘了一口气:我仔细审查了食堂的餐具帐目,终于发现,他们很多部门职工都得到了餐具回扣,每个月平均大约在500元左右,少数部门职工可达3000元,少数部门职工一分钱没有,大多数也就几十几百元,还有,在采购鲍鱼的时候部分职工收取了供应商的回扣几百元。

      听完汇报,村长狡黠地笑了:好啊!我就猜到了,还说什么要我给他们涨工资,自己会捞不是一样的么?

      会计说:我私下跟很多厨师交过心,听过他们的心声,他们一个个都发自内心地鄙视这些脏钱,这钱拿得心里不踏实,都说盼望着能涨一两千工资,挣着体面的收入,应该象隔壁美利坚村、英格兰村一样,厨师合法阳光收入相当于村民三、四倍水平吧,其实人民村食堂厨师的劳动强度和风险远超隔壁村,工资至少应匹配这个职业......

      “闭嘴”,村长打断话荏:涨工资?村委会哪来那么多钱?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啊!村子里修路要钱,孩子教育要钱,建房要钱,人民村人口多、底子薄,要用钱的地方太多,哪里有余钱给食堂,每年能给5%都只是为了维持公益性名义,否则村民遣责食堂完全市场化,村委会担当不起呀!

      会计说:现在村民抱怨吃饭贵吃饭难,村委会也担当不起呀,还有,回扣之风到底管不管呢?

      村长:管,但千万不要真管,否则食堂会垮掉,要表面上管,实际上放任。

      会计摇头表示不懂。

      村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亏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怎么还是不开窍啊?你昨天说的四个问题,第一是食堂入不敷出,第二是职工又苦又累,第三是职工收入微薄,第四是村民吃饭贵、吃饭难。你说,这四个问题的原因是什么?

      会计不假思索地答道:这个我知道!食堂入不敷出是因为村里给食堂的拨款少,又不允许食堂涨价;食堂职工又苦又累是因为村里给食堂的编制太少,食堂又没钱雇临时工;食堂职工收入微薄是因为村里给食堂定的工资标准太低;村民吃饭贵,是因为村里给食堂拨款少,食堂只能向村民收钱,村民跟以前的1分钱吃饱比较,觉得现在吃饭贵;村民吃饭难,是因为村里给食堂的拨款和编制少,食堂建设和人员不足。

      村长说:不错,你这个会计还算没白当。那你说,这四个问题,归根结底是谁的责任?

      会计张口刚想说,又给咽回去了。

      村长厉声问道:你说,是谁的责任?

      会计诚惶诚恐地看着村长,结结巴巴地答道:是、是、是村委会的责任。

    村长冷笑了两声,干笑了两声,又大笑了两声,最后和颜悦色地对会计说:你答对了。但是,我要让全村人都相信,这是食堂职工的责任!

      会计纳闷地问:怎么让他们相信呢?

      村长说:就是要让食堂搞歪门邪道!村委会表面上要打击回扣,但实际上要纵容甚至鼓励食堂从供应商手里拿回扣!

      村长接着讲道:回扣可是个好东西呀。第一,回扣给食堂提供了资金来源,弥补了饭费价格过低和拨款不足造成的亏损,维持了食堂运转,掩盖了村里拨款不足的事实。第二,回扣可以用来给职工发工资奖金,安抚职工队伍,让他们忘记辛苦劳累,甘心做牛做马,卖命加班劳动。第三,按照村民们的一般观念,回扣肯定是非正义的。村民们一听说食堂收了回扣,肯定会非常痛恨食堂,于是就把眼光全都盯在食堂职工身上,向他们发泄怨恨,就不会找咱们村委会的麻烦了;同时,村委会隔三差五地假装打击一下回扣,还会赢得村民的拥护和爱戴。这样,你昨天所说的四个问题就全都解决了,村委会还不用花一分钱!

      会计的嘴巴张得老大,半天才回过神来,赞叹道:村长,您真是太高明了!这是一箭四雕啊!


转移矛盾与焦点

        晴空万里,阳光明媚。人民村办公大楼里正在召开人民村宣传工作动员大会。会议由村长亲自主持,广播站站长、板报组组长、标语队队长、治保会主任等人参加了会议。

      村长指示:现在村民普遍对食堂不满,而食堂职工都是普通人,必然会带有普通人的各种缺点。你们宣传组要去细心挖掘他们工作中的一些零碎事端,将小事扩大化,将个案普遍化,将鸡毛蒜皮上纲上线,让村民们认为食堂职工都是十恶不赦的大贪污犯、大渎职犯。顾客与食堂发生纠纷时,你们要大篇幅报道顾客的声音,尤其要用浓墨重彩渲染顾客多么悲惨、痛苦、无助,同时,要少报道或者不报道食堂的声音,不给食堂任何辩解的机会。要抢在事实查清之前,先行认定食堂职工一定有罪,先行认定顾客一定有冤。要通过一言堂式的报道,把食堂彻底批倒、斗臭。等到食堂的负面形象树立起来之后,他们的正当做法也会被怀疑为营私牟利,他们的好心好意也会被怀疑为驴肝肺,村民们将再也听不进他们的澄清辩解,他们一张嘴就会被村民们视为狡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加班加点、吃苦受累、牺牲奉献更是会被完全忽略。村民们会认为,吃饭贵吃饭难是食堂职工造成的!

      从此以后,揭批食堂和食堂职工的新闻报道就没有停歇过,每隔一两年还会掀起一次高潮。

两千元的蛋炒饭
      2008年的某一天,村民张三到食堂来点了一份蛋炒饭,吃了一口,就抱怨道:一点味都没有!来个水煮鱼!服务员端上水煮鱼,张三吃了一口,又说道:太辣了,没法吃!拿菜谱来!服务员拿来菜谱,张三点了一只1200元的龙虾和一瓶1000元的茅台。酒足饭饱之后,张三叫服务员结帐。服务员拿来账单,一共是2200元。张三跳了起来:什么?这么贵?你们想钱想疯了?

    第二天,人民村村头的黑板报上登出了一条新闻,标题用醒目的特大号黑体字写道:吃个蛋炒饭竟花2200元。正文里说:村民张某,来到食堂,仅仅是想吃一碗蛋炒饭。最后结帐的时候,他却要面对2200多元的天价账单!当张某质询食堂收费的时候,食堂经理竟然理直气壮地说,收费合理,计费无误!看了这条新闻一们都气愤无比,异口同声地指责食堂黑心宰人。

吃饭饿死
      2009年的一天,村民李四打了一整天麻将没吃饭,晚上他儿子带他去食堂吃饭,晚上只有“急食部”开放,很多人排队等饭,值班的厨师就要他们等,于是他们就很不耐烦地找了个位子等饭,李四拿出手机玩“卡五星”,有一把牌厉害了,清一色的“暗四归”让他给海底捞月胡了,一下赢了几百万“金币”,一时兴奋心血冲头,脑溢血发作,倒地身亡。李四的儿子一看不得了,食堂等饭把他老子给饿死了,于是奔走相告,孩子老伴、三姑六舅、街坊邻居听说李四死在了食堂,赶忙扛着锄头锹镐,跑到食堂,让食堂赔钱。他们说:在你们食堂吃饭时死了,所以就是被你们给活活饿死的!是你们没有尽到救饥扶饿的义务!

      人民村板报组小刘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采访了李四的家属,连夜赶写了一篇催人泪下的板报文章。文章义正词严地说道:食堂,本来是救饥扶饿的神圣殿堂,现在却变成了要命的鬼门关,把顾客活活饿死。厨师的道德何在?服务员的良心何在?呜呼哀哉!

      板报发表几个小时后,黑板周围的墙面上就写满了村民们义愤填膺的跟帖。村民们说:把厨师捆起来,也让他活活饿死!把服务员千刀万剐,以告慰冤死的顾客!所谓食堂,就是榨干你的钱再把你活活饿死的地方!

天价芦笋
      食堂的烧芦笋这道菜是个特色菜,味道非常可口,还用到了肉和蘑菇等辅料,定价50元,一直备受争议。

      村长让小刘去扒一扒,结果看了看详账,一斤芦笋的出厂价只要5角钱,顿时喜出望外,但后来了解到肉和蘑菇增加了成本,每个环节的毛利率都只有50%,食堂环节并不比其他环节的利润更大。而且,最关键的是,这道特色菜在食堂只有高厨会做,是他们去美利坚村进修学习之后带回来的新菜肴,烹饪的技术含量的和配套服务极高,烧芦笋的利润还要用于补贴廉价饭菜的亏损。他还发现,食堂大多数饭菜的加价率没有芦笋这么高,芦笋只是少数特例。小刘不禁发起愁来,这稿子该怎么写呢?广播站站长听了小刘的汇报之后,哈哈大笑:这很容易写嘛!来,我教你。

      几天以后,题为《天价芦笋,百倍利润》的文章在村广播站播出了:一斤芦笋的出厂价只要5角钱,但食堂卖给村民的价格却是500角!芦笋的价格暴涨了100倍!这天价的芦笋,简直比黄金还要暴利,比贩毒还要暴利啊!看到如此确凿的铁证,我们终于知道吃饭贵的原因是什么了!食堂本是公益机构,应以救饥扶饿为天职,但如今却成了厨师、服务员、洗菜工们敛财致富的暴利机构,吃饭焉能不贵!

      这正义的声音,从村广播站的大喇叭里播出来,传到人民村的家家户户。村民们听到这百倍利润的芦笋,气得肺都要炸了,恨不能立刻把食堂砸了,把厨师、服务员、洗菜工们碎尸万段。


女工喝水330公斤
      2011年,为了让村民们明白消费,村委会规定,食堂必须给顾客打印收费明细,要细到每种原料、每项服务。比如说,洗菜所用的水,不能直接摊到菜价中,而必须单独列在水费一栏中。菠菜、油菜等绿叶蔬菜,按村委会规定,需要多次浸泡清洗,以便除去农药、化肥,因此用的水比较多,平均每盘菜要用5升水。

      村里有个女工,在食堂吃了一个月的饭,每天都要点两盘炒菠菜,因此每天都会用10升左右的洗菜水。再加上炒菜做饭过程中用到的水,每天的收费明细上总共会列出11升水。一个月下来,就是330升。

      村板报组的组长听说了这件事,赶忙责令小刘写一篇文章,报道一下。

    小刘犯了难,对组长说:每天用11升水,其中10升是洗菜的,很正常的嘛,有什么可报道的?

      组长启发道:洗菜用10升水很正常,但如果喝10升水呢?还正常吗?每天总共11升水,听起来不多,但一个月的加起来就是330升,就是330公斤!听起来多不多?一个女工的肚子里能装下330公斤水吗?

      于是,一篇文章标题叫做《女工在食堂被喝水330公斤》出来了。文章写道:某女工,仅仅是想吃一盘炒菠菜,但在最后结账时,却看到收费明细清单上赫然写着自来水330公斤!一个女工的肚子里能装下330公斤自来水吗?食堂的乱收费已经到了不顾常识、不知廉耻的地步!

      正巧,村里的老大妈合唱团正在村头排练红歌。团长张大妈看到板报标题后,都没看正文,就把嘴一撇,评论道:不用问,肯定是食堂乱收费!旁边的李大妈、刘大妈、赵大妈、王大妈纷纷附和:对!肯定是乱收费!

      孙大爷、钱大爷遛早,路过板报墙,看了板报之后,用拐棍指着食堂方向,气呼呼地说道:食堂太不厚道了!人怎么能喝下330公斤自来水?拿我们当傻子呢?我们的眼光可是雪亮的!

        同时,村板报组的同志也经常去挖掘报道食堂的“正能量”事件,表面上看,是赞美厨师,其实他们很清楚,是从另一侧面加害施压于厨师群体。比如,食堂的角落里有个老厨师,一直坚持卖1角钱一个的小馒头。村民多数脱贫了,大家对伙食的需求也有一定的层次,所以这个小馒头并没有太多人光顾,但是遇到非常饿的人特别是很穷的人,倒也能解决他们的空腹之忧。小刘得到这个材料后,由于以前报道积累了经验,这次提笔就来:《良心厨师坚持1角钱让村民吃饱饭!》,于是,文章报道传开之后,村民们都表面上热烈赞美那位老厨师,其实在心里都恨透了食堂里的其他黑心厨师们,明明能1角钱能解决吃饭问题,偏要大家花几十元钱,黑!

      类似的“正能量”报道有很多,包括:厨师父亲去世却坚持炒完最后一道菜再回家奔丧的,厨师连值24小时班累得两眼昏花站立不稳却坚持做完一桌“满汉全席”的,90岁老厨师坚持每天亲自掌勺下料的,等等等等。在村民看来,为什么报道里的厨师都这么好,咱吃饭时遇到的怎么都那么坏呢?久而久之加深了对现实中厨师的仇恨。

    正是在这些一正一反的多次对比事件的报道下,村民对食堂与厨师的整体不良印象已经跌入谷底并且深入人心,如同烙印一般。

    最关键的是,厨师们也并不是神,他们中也的确有少数人偶尔犯些低级错误,而抓住这些把柄的村民们,只要看到任何有关于食堂纠纷事端争辩或者厨师在自辩的,就会拿出这些事件进行实锤论证,让村民们相信只要一出事就是厨师的问题,而大家因为对厨师有了不良印象,在心里也基本认为出错必然是厨师,村民哪里会无缘无故闹事呢。这种固定思维导向令厨师们经常百口难开。

      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几十年前的白衣天使早已成为村民心目中的白狼。村民在食堂进餐时经常发生冲突,有排队不依的,有对账单进行质问的,有喝酒后闹事的,有时激烈起来,发展成恶性伤厨事件,隔一段时间就有厨师被惨杀。

        2016年圣诞期间,有一篇重磅报道则是直接实锤把厨师们逼入最难堪的境地。小刘在食堂蹲守了一个月,终于拍到了一些经销商给厨师“餐具回扣”时的现场视频,顿时传遍全村,厨师的形象彻底降到了地平线之下,暴利与无耻已成为了他们的代名词,然而,他们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食堂就餐时村民情绪环境进一步恶化,稍有饭菜不可口则对厨师破口大骂,忍受不了这种环境的厨师们开始辞职当私厨,或者直接改行卖菜什么的了,辞职的重灾区就是“小儿食部”和“急食部”,就算有回扣都留不住厨师,因为小儿就餐时经常有呕吐拉稀等很棘手的问题,小儿膳食师心理压力最大,而“急食部”多半在夜间人满为患,因为很多村民是打了一整天牌或者泡了一通宵网吧,饿得象个瓢,经常在“急食部”因为不愿排队或者吃得不爽而动粗,有时再喝点小酒更是狂发酒疯砸食堂。

      一方面,厨师的工作怨气越来越重,为了鼓励与表彰厨师的奉献,村委会在精神层面给予了支持,成立了“厨师节”,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毕竟,村民对厨师的印象不是这种“节”可以改变的,哪怕一点点!

      另一方面,村委会也慢慢意识到回扣问题对村民而言比较敏感,但是吧,取消回扣,那得增加拨款才能留得住厨师啊,增加投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增加,为了解决这个根本无解的难题,村委会推行了各种“食改”,大多就是食堂收费项目上拆东补西,然而换了一任又一任村长、村委会,“食改”也一直在改,从来没有成功过,其实所有人都知道问题的根源出在哪里!

      在这段时期,厨师们的烦恼也是与日俱增,比如,有一些非常牛逼的高厨,厨艺惊人,很多外村的小食堂有客人想吃他的特色菜,但是又不方便来人民村,于是就出现了“飞厨”现象,即高厨亲自去他们的小食堂做菜,做完后收钱走人,这事吧,一般是一个愿吃一个愿做,私下协商好的价,然而有一次,一个吃客偷偷拍下了付钱给高厨的视频,然后问为啥这么贵而且不开发票,质疑人民食堂的厨师是否还有公益性身份,把这个报道发出来后引起具大反响,弄得现在想吃点特色菜的外村人都很难请动高厨。

      同时,厨师们除了恶劣的下厨环境,还有食堂里各种压力,比如,厨师按等级分为基厨、主厨、副高厨、高厨,工资一级高一级,如果晋升的话除了年限要求,关键就靠厨文刊发,就是在美食杂志上发表厨文,当前现状就是花钱就能发,越肯出钱越容易刊发,已经涨到几万元一篇,厨文完全靠编,根本就不是厨艺的真实总结,美食杂志上面的文章完全没法看,95%的文章对厨艺没有半点指导作用,而且经常出现名厨造假发文的曝光,但也没用,食堂晋升对厨文的数量要求还是不少,厨师们为了厨文发表,费尽了心机,也影响了日常下厨的质量,还有工作情绪。


幻灭

      2019年,人民村所有的矛盾都呈现了白热化,随着物价持续上涨,吃饭难吃饭贵问题成为极其尖锐的问题,而同期又有“精准扶贫”计划,于是,村委会痛下决心对食堂进行摧枯拉朽式的整改,对食堂所有餐具、高值菜品取消加成,也就是按照成本价卖,一分钱利润都不允许有。而且还严格控制“餐具占比”以及“高值菜品占比”,同时对各种回扣现象进行了致命打击,这次不同于往年只是口头上喊喊,而是真正动真格的了,可以这么说,各级厨师们都在这一年切实体会到了实际收入的直线下滑。

      同时,更加严格的食堂管理制度出台,每天职工们除了上班打卡,做菜,还要填写各种的食堂报表,应付各种检查,有些形式主义的东西必不可少,比如,今天的佐料用了哪些,打勾;每做完一道菜,打勾;油烟机抽油是否顺畅,打勾;村民进餐后满意度,打勾,各种记录本一大堆,吃饭的村民人口数量越来越多,食堂职工依然加班加点、累死累活、忍气挨骂。厨艺比较好的厨师,大都辞职改行或者去当私厨了。年轻人看到食堂里的工作状况和厨师的社会地位,也都不愿意学厨师专业。

      食堂里剩下的职工,因为待遇差、身体疲劳、心情憋闷,工作积极性也不高。因此,食堂的服务水平越来越差,饭菜越来越难吃。由于工作太繁忙、太劳累,后厨和前堂都经常出错,比如把盐当成白糖、把醋当成酱油、把菜上错桌、给顾客算错账。村民们因此更加痛恨食堂的厨师和服务员,而且因为依然要自费掏不少钱吃饭,怨气冲天,认为厨师们又贪心又不负责。大量的村民在呼吁应该重新回到从前全村免费吃饭的时代,这是他们心底的声音,也根本没有人想过钱打哪里来的问题。而且,厨师在村民心目中代表着“暴利,黑心,冷漠”,其实村民们很少认真想过一个逻辑,一个收入很高让人羡慕嫉妒恨的职业,按道理讲应该有大量人涌入这个行业才对呀,为什么从业人越来越少,导致他们吃饭越来越难,越来越贵。

      2019年年底,一个厨师被一名用餐不爽的村民非常残酷地杀害,把这种积累已久的矛盾再次推向高潮。厨师行业,已经成为人民村最危险的职业之一。

      村委会每个月组织食堂厨师开展《救饥扶饿,人道奉献》思想教育活动,觉悟高的人继续留下来行使神圣的职责,觉悟低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忍,要么滚!

      2019年,可能是近十年来人民村食堂最坏的一年,但是,它很可能是以后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楼主低端人口9527

喜欢:(27)  回复:(1)

0

以下为回复内容


1#楼的低端人口95272020年01月07日 13:44:54回复道:

PS:写在开篇,这算是最近的一个热点问题,也像文中说到的那样,与我相关,因为我也正打算年底了提帕萨特。可这个新闻一出,就哆嗦了,准备交定金的都算了。经济能力有限,也只能买这个级别的车,还请懂车的大佬给点意见,谢谢。新手第一次发帖,如有违规,请斑竹删帖,谢谢。
正文:
随着新生消费力量崛起,对安全性能的要求提升,留给车企的“空间”将越来越小。
距离帕萨特被曝光碰撞测试取得较差成绩已经过去快半个月,但舆论似乎并未放弃向厂商讨回“公道”。
1月6日,垂直类汽车媒体平台上仍有不少帖子与回复提及帕萨特尴尬的碰撞成绩。有车主表示最近开车都“特别专注”,且一直在关注,等“官方回复”,也有车主直接对上汽大众隔空喊话“你欠我们一个交代”,还有车主表示希望能召回,毕竟安全不是小事。
车主之外,帕萨特在碰撞测试中的糟糕表现也引起了其他消费者以及部分汽车业内人士的讨论与争议。有疑似潜在消费者表示:“非常非常喜欢帕萨特,稳重大气,本打算年前入手,可看了中保研的碰撞测试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尽管不少线下经销商与销售人士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反馈是:目前帕萨特的终端销量并没有受到明显影响,甚至由于新年推出新的商务政策,帕萨特2019年1月份终端售价相较2019年12月份还有所上涨,但从舆论场的反应来看,帕萨特甚至德国大众质量标杆的光环已经在消褪。有汽车从业人士指出,作为一款销量较大的B级车,帕萨特在碰撞测试中暴露出的A柱变形、前舱防火墙入侵、气囊失效等问题“不可容忍”。
上汽大众正面临一个棘手难题,与质量相关的公关危机从来都不好应对。公众迫切想知道的是,帕萨特在碰撞测试中的表现为何如此之差,是偶然还是必然?此次被测试的是低配版车型,同样的情况是否也会在其他版本甚至其他车型出现?大众是否有召回车辆或实施其他降低车辆安全隐患措施的计划?
截至目前,上汽大众和大众中国方面均未对此事作出公开回应。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上汽大众内部很重视此次碰撞测试情况,已第一时间开展了相关测试分析。按照业内经验,车企后续可能会针对相关项目进行技术完善。
帕萨特测试垫底
2019年12月23日,中国保险汽车安全指数(下称“C-IASI”)发布最新批次的车辆测试结果,在“正面25%偏置碰撞”项目中,帕萨特拿到了最差的“P(较差)”等级,在已测试的41款车型中排名垫底。
C-IASI是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指导,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和中保研汽车技术研究院(下称“中保研”)联合制定的一项指数,主要服务于保险公司,为其承保理赔提供技术支撑。因不具盈利性质且评测方法参考了美国公路安全保险协会(下称“IIHS”),C-IASI的评测结果被认为可信度较高。
“正面25%偏置碰撞”便是中保研借鉴IIHS标准的一项测试,该场景模拟了致死车祸中较为常见的小面积碰撞,对车身结构与质量提出了较高要求。实际上,除了帕萨特之外,宝马3系中的318i、日产西玛等车型表现也不算很好。
不过,上述车型相关测试的成绩也只是在“M(一般)”档,而帕萨特只拿到了“P(较差)”,排名倒数第一,且与其他所有车型差距较大。另外,上汽大众旗下另一款车途观L则排名倒数第二。
从C-IASI官网公布的碰撞测试视频可以发现,参与测试的帕萨特在遭遇碰撞的瞬间,A柱直接折断,左前轮侵入驾驶舱,而驾驶位正前方的气囊打开后迅速闪到了一边,驾驶位上的假人头部则撞在了方向盘上。
有从事被动安全的汽车工程师表示,车身刚度保证乘员舱不可入侵是底线原则,一旦钣金件侵入到乘员舱内,气囊、安全带等都是空谈。“作为一个大销量的B级车,帕萨特在25%偏置碰撞中的成绩不可容忍。”该工程师表示。
帕萨特是中国市场最受欢迎的中级轿车之一,也是上汽大众旗下较为关键的一款车型。2019年1-11月,帕萨特在国内累计销售16.75万辆,占上汽大众总销量的9.4%。
需要指出的是,在类似的碰撞试验中,帕萨特此前在另一个检测下曾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在中国汽车研究中心(下称“中汽研”)的中国新车评价规程(下称“C-NCAP”)中,帕萨特在侧面碰撞和正面40%碰撞试验中都获得了满分。
可以发现,C-NCAP与C-IASI测试的方式并不一样。一位上海的汽车工程师告诉记者,C-IASI采用的25%正面碰撞由于接触面积更小,局部承受压力更大,而且碰撞区域绕开了前纵梁,车内人员受伤的几率更高。
“你欠我们一个交代”
显然,C-IASI的测试标准更为严格,但这样的测试也更具有实际意义。据了解,IIHS之所以加入这种测试方式,是因为在美国真实车祸死亡案例中,正面小偏置碰撞的死亡人数占到四分之一。
不过,也有观点指出,相比较而言,中国市场发生正面25%偏置碰撞的概率较低,不应盲目采用美国的标准。“美国的道路情况和中国道路不同,美国路宽车速快,中国路窄车速慢,而且中国大部分地区道路平整性也比美国好。”
关于安全性的争议众说纷纭,测试结果曝出后,有车主坦言心里“五味杂陈”,测试结果很明显,但这意味着什么很多人不能确定,有人说“大众车质量越来越差”,也有人说“中保研参考的IIHS标准过于严苛”。舆论呼吁上汽大众“给个说法”。
不过,上汽大众和大众中国均尚未公开回应。有熟悉上汽大众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公司也要衡量公关的代价,目前帕萨特事件尚未穿透到社会新闻层面,此时贸然发声可能反而有损于品牌。
不过,引起舆论关注的,不仅仅是帕萨特车型本身的糟糕成绩,还有其在不同市场的不同表现。根据IIHS官网信息,美版帕萨特在相同的碰撞测试中取得了“G(优秀)”的评分,这让不少人直呼国内帕萨特是“特供车型”。
需要指出,此次被测的新款帕萨特与美版帕萨特并不相同。此前在国内销售的帕萨特由美版迈腾国产化而来,而最新帕萨特已是MQB平台下独立设计的新车型,但由于帕萨特在北美市场销量并不亮眼,因此沿用原来的平台。
这引发了MQB平台不可靠的猜想,加上MQB平台下另一款车型途观L在此次碰撞测试中也表现不佳,有观点认为新平台存在缺陷。不过,上述汽车工程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平台主要是涉及底盘,而碰撞测试考验的更多是车身设计结构。
另有分析人士也指出,帕萨特车头侧面结构存在“天生的弱点”:翼子板下面的梁很短小,而且和车头下面的纵梁没有连接,也不能和保险杠连接,因此没有额外支撑。而美版车型是靠A柱的热成钢“硬吃”了碰撞,虽然车身未明显变形,但受力同样巨大。
无论如何,国产帕萨特的表现出乎意料地差。实际上,作为一款销量一直不错的车型,帕萨特的安全性能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市场认可的,但令人膈应的是,为何国产版本的安全标准没有跟得上美版?
这既与国内的汽车测试的市场格局有关,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出车企在车辆测试与汽车生产中抱有侥幸心理。
一直以来,中汽研及C-NCAP是中国汽车领域最通用的车辆碰撞安全性能评价体系,而中保研和C-IASI则相对年轻、小众,其2018年才开始向社会首次公布测试结果,目前公布的车型累计仅40余个,在汽车消费文化尚不成熟的中国市场,C-IASI的影响力并不大。
这也是此次帕萨特事件未引发更广泛关注的原因。不过,随着新生消费力量崛起,对安全性能的要求提升,留给车企的“空间”将越来越小。对于上汽大众而言,要防患于未然,要尽快提升车辆的技术标准和安全性能。


也回复一个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