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的冬天(转载)
首页 / 频道 / 显示主题:围炉的冬天(转载)

围炉的冬天(转载)


时间:2019年04月30日 13:14:49点击:247类别:生活窍门

 

入冬已久,天气一直都很阴冷,遂遥忆起多年前冬天的围炉生活。那些如炉火般通红的日子啊。

围炉的日子一定要在外祖母家中。那时到了岁末,家里的人多了起来,都在一起吃饭,吃完后便生个炉子,众人围坐,烘手闲谈。谈什么?什么都可以谈。但多是做女儿的谈自己的生活,谈丈夫,谈孩子。谈着谈着,一定会牵着外祖母的手。她们哭了。外祖母眼睛潮潮,被炉火印红的脸上,是许多的皱纹。她就说些安慰的话,说日子都是这样过来的,哪个女人不是这样?说完就看着炉火,女儿们也看。大家不再哭了。

做儿子的也谈。谈生活的艰辛,谈在外面的许多难处。被问及明年的打算,几个儿子默默无语。外祖母也会长叹,但总会说,怕什么,我还在的。听听这话,儿子们都暖了。

这样谈着,总要谈好久好久。小孩子们不能闲着,都抓了炒瓜子、炒花生或炒胡豆在吃,吃完不老实,爱把壳扔在炉子里,看它迅疾地燃烧,升起一股青烟,由红变黑,再变成白。那烟实在熏人眼。堂弟最调皮,把橘子皮也扔进去,空气中就有橘皮香。这时外祖母一定会中断谈话呵斥我们,但停了一会,趁大人们谈的入迷,就又开始悄悄地扔。这回不敢太多,一点一点。总之看它们在火中燃烧,竟是当时最有趣的游戏。

也不光是家里人围炉而谈。外祖母会邀请一些老太婆过来坐坐,围在一起做针线。老太婆们手里都会提一只烘笼,里面也是烧着炭火。是不是一只小小的火炉呢。她们把烘笼放在火炉旁,要是笼里的炭要烧尽了,就用火钳去炉灶里夹几粒通红的炭放进烘笼里。她们在一起所谈内容无非家长里短,到了趣处几个老太婆都会捂着嘴偷笑。她们尤喜说某个小媳妇的不孝之事,一边说,就一边发出感叹。这种事不会笑。

当然这只炉子除了烘手,也可以放上小锡锅,炖炖汤。炖补药汤,堂屋里药香弥漫如烟。炖粉藕蹄髈,又是藕香四溢。炖汤时也这么围坐着,锡锅盖上放一把长柄汤勺,时不时掀开盖子翻动一下。锅里的汤咕噜咕噜,是这个冬天里我们最爱听的声音。

还可以烤干鞋。入冬来总下雨,小孩子们都是汗脚,疯跑一天后,鞋里极潮湿。那时鞋子都少,不够换,于是外祖母会给我们烤鞋,就在炉子旁。

我们那时烧炉子一般都用焦炭,好一点就用蜂窝煤。但用焦炭的时候比较多,因为隔几天我们都可以在公路上捡拾从大卡车上掉下的焦炭。不知道为什么,那时总能捡到很多。捡来了就兴冲冲拿给外祖母,看她把焦炭放进炉膛里,没多久,焦炭变的透亮通红如艳艳桃花。蜂窝煤太贵,但更耐烧,蜂窝煤在炉灶里一般放上三个,整齐地叠着,烧红后不像煤了,倒像烧透的钢。

我们就这么围着炉子,说着闲话,谁都没在意屋子外面的那株梨树,在寒风中已是满树满树的梨花白。

后来我读唐诗,“密宇深房小火炉,饭香鱼熟近中厨”,就一下子想起炉子上的补药汤和粉藕蹄髈汤。读“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就会想到老太婆们手里拎着的那只烘笼。那个张岱写的更有情趣,在雾凇沆砀的湖心亭里,见到“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这一景中,最让人欢喜的就是那只温酒的炉子了。漫天大雪中唯一的一点红啊。于是我便觉得人生中还有什么可以比在漫漫冬天里,围着一只火炉喝酒更快乐的呢。就是一句话也不说,又有何妨。

如今不见了火炉已经十余年了,外祖母早已去世,老屋已成废墟,当年炉火旁的儿女子孙也分散各地。一切都已杳若黄鹤。

可是我在冬天里还常常想起那只火炉。

一次我在灯下读爱尔兰诗人叶芝的诗,里面写着“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来/慢慢读着/追梦当年的眼神”,那一刻恍然大悟。

我从未曾失去过那只炉子,因为现在我们常在一盏暖灯下说着话。

楼主@大井装逼男

喜欢:(247)  回复:(0)

0

以下为回复内容


也回复一个  举报